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刀剑乱舞]桃花息影(下)

cp:主压切

写的是云崽家的审神者,青盏x长谷部

美丽的画画来自云崽 @-YUN- 为这位神仙疯狂打call,喜欢主压切的朋友们请务必关注她,这位大佬画得了画写得了文

美丽的神仙画画↓




思追沉香忆发晕,桃花又似昨年春。



意外总是突如其来,但是对于他家主上的性格来说,倒像是延期多时。

自那之后又过了多久,长谷部并未衡量。

他对于时间并不敏感,尤其青盏逝后,每一日对他来说都有如煎熬。

生存在一个无法回到过去的世界,追寻一个只存在于记忆中的人对长谷部来说太过残酷。

作为一把刀,他只能做到无声地见证历史、见证一位又一位主的逝去。

但是,唯独不想忘记青盏。

瞧见飘落的樱和桃,便回想起站在花树下不动弹的青盏,那双蛇一般摄人心魄的眼睛自始至终只是痴痴地追寻着飘渺花,从不回头看一眼,压切长谷部 永远都无可能在那片碧色里留下痕迹;静心时听到小池里传来的潺潺流水声,想起的,依然是青盏一个人静静站在那里的样子。

无声无息,好像要凋谢似的。

可是他的主,怎会如此脆弱?

怎会呢……也许呢。

长谷部不知道答案。青盏对过往只字不提,好像这样那些难堪的记忆就会被埋葬,但是什么都没有,那些记忆反而愈来愈鲜明。鲜明地活在每一处,遗留下的伤口早已腐烂发脓,无数饱含恶意地眼睛在窥视、等待,等那人露出破绽——支撑不住倒下的时刻。

他的身体伤痕累累,心灵也残缺不全,因此「恶意」们很快便寻到机会。

那可真是讽刺而又高贵啊,如此强大的青盏惩戒小人后却遭反咬,正直虽算不上,但绝不阴险的他是不会想到有此后果。死在战场上或许是青盏的期望,他所值得的归宿,但他的性命绝不该葬送在此等低俗之流手上。

他偏偏死得一点都不光明正大,虽说青盏想借由战争之手自戕本身是一件罪恶至极谈不上光明的事,但他并不在乎这些,他只做自己认为值当的事。

而青盏真正在乎的事,除了他本人以外无人知晓。这也是他刻意的,罪人深知自己想要为何,但那些全都极为疯狂、自私、扭曲,为坚守正义与敌人对抗的刀剑男子们所不容。长谷部隐隐猜到一点,可他的猜测真的正确吗?

他真的能够原谅那样的青盏吗。

无需问号,长谷部再清楚他心底的答案不过。

——只要青盏还活着,无论让他做什么都行。

长谷部的内心激烈而愤慨,他痛恨没有察觉到变化的自己,诅咒变化的根源,绝望而心碎。他呜咽不已,伸出手竭力地压抑自己,透过指尖缝隙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再一次、再一次地看到了青盏。

那人是笑还是哭呢?……一定是在责备他的无用吧。

长谷部骤然回想起某日他与青盏的对话,那是他刚刚接触了青盏埋藏起来的秘密的时候。

然而很快,时间,或是说青盏不给他深入了解真正的青盏的机会,那人很快便走了。对于这短短一句长谷部记忆最深——深得他好像又闻到当时青盏身上的花香与烟味,包括那双好像透过他看向时光深处某个人的眼睛。

青盏只道,逝者不可追。

评论
热度(13)
  1. -YUN-郁之@有缘晋江见 转载了此文字
    下篇be预警,人嘛,总会死的。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