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AOTU]恋慕予吻①

男/女神x你

丹尼尔/格瑞/雷狮/凯莉/蒙特祖玛/帕洛斯

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_(:3J∠)_

 

丹尼尔[眼]

他是大天使裁判长,神的「代言人」般的存在。

一尘不染而高高在上。

如冬日初雪,纯粹且毫无杂质。永远立于枝上,睥睨他人。

如你这般的参赛者,站在他身边只会令人联想到「神与凡人」,好似令雪变得污秽的泥潭般,直至——

有雪消融。

与预想中的冰凉不同、丹尼尔的唇是温热的。

相当温柔。你甚至能听到在那片薄唇接近你时,从他喉咙中发出的、咽口水的声音。

……丹尼尔也会有如此人性化的举动吗?也会感到紧张、拥有欲望吗。

“愿神赋予你光明,我心爱的小公主。”


格瑞[颊]

从最初开始,从有记忆开始,你便一直一直——毫不停歇地去追赶格瑞的背影。

你以为你和他都诞生于登格鲁星。

你以为你和他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直到不顾格瑞的劝阻、你执意迈进这场名为「凹凸大赛」的地狱。

你才真正了解格瑞的背负、你的任性与自作多情是多么滑稽的一件事。

你从未奢望两情相悦,你只要知道他心里有你就足够了。

多么卑微呵。

……只要,能得到答案就足够了。

你闭紧眼、眉头紧蹙,全身不自然的发抖,如同等待受刑的犯人和终于迎来痊愈曙光的患者之间那样,紧张不已。即使双目紧闭,你也能敏锐地感受到格瑞的呼吸正朝你渐渐靠近。

“……你应被温柔以待

不可以贪心喔,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雷狮[唇]

对于惹上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这件事,你始料未及。

那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男人是真正的海盗,刻入骨子里的凶狠就像龙卷风那样来去自如令你无法违抗,轻而易举摧毁、夺取了你的一切。

即使如此,你仍旧不可自拔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爱上了雷狮,这个曾经的皇子,如今的宇宙海盗、与你以命相博地凹凸大赛参赛者。

你只有自投罗网,细微地挣扎如同蜉蝣撼树。

雷狮相当享受猎物落网之前地垂死挣扎,他等待你真正沦陷那天。

好猎人从不缺乏耐心,他霸道地揽你入怀,灵活地撬开舌关长驱直入。

“My love,my lady。”


凯莉[鼻]

魔女的爱对于持有者来说无论幸与不幸,那都是命运馈赠的礼物。

有如潘多拉的魔盒,令人着迷、身陷诱惑。

黑发蓝眼的姑娘靠近了你,距离近得足以让你闻到从她嘴里传来的甜美香气。

那是草莓味棒棒糖的味道。

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凯莉的眼中满是狡黠,她就像女王般号令你闭眼。

女孩子的吻香甜得像酸橙与玫瑰的混合物,柔软的唇就像涂了蜜糖,从嘴中吐露出的却是对于你来说算得上「尖酸刻薄」的话语。

——足以令人心碎。

“以为本小姐要亲你嘴巴?嘻嘻,你是不是心动啦……”


蒙特祖玛[额]

蒙特祖玛的发是自然的颜色。

温柔的、碧绿的、充满生机的——

那组成了蒙特祖玛温柔而坚强的性格,与她不容置疑的实力和虔诚。

同时,与冷漠的外表不符,那发色暴露了她心中的慈爱。

本应是个坦率的人呀。你微微笑着,与情窦未开的王族少女眼神相交。

她如你期望那般缓慢地踏步走来,一步一步丝毫不显轻浮。

风吹起你的刘海,蒙特祖玛温暖的手在你的额头轻抚——你感受到与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相符的、粗糙的茧,那是长期挥动「风之大剑·羽蛇」留下的痕迹。

也可说是蒙特祖玛一往直前的证明。

一霎那,你莫名被安心的情绪包围了。

“亲吻额头,是祝福的象征……并无亵渎之意。”


帕洛斯[耳]

赌徒、骗子、小人。

自私还贪婪,喜好见风使舵。

无论从哪点来看,帕洛斯都不是值得人们为他倾心的好人。

可你偏偏爱惨了他。你向帕洛斯出卖了灵魂、在他的花言巧语下,从禁锢的高塔来到了宽阔的平地,饱尝禁果。

帕洛斯在你面前从不收敛恶意、伪装他的本性,你反倒对这恶人的迷恋愈陷愈深。

好喜欢呀。

还想要更多——

帕洛斯轻易将你玩弄于鼓掌。

“贪心的小姑娘,仅仅这样完全无法让你满足……难道不是吗?”

评论(7)
热度(240)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