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MHA]叫他三次名字后

男神x你

荼毘/死柄木弔/治崎廻/轰焦冻/绿谷出久/爆豪胜己/出水洸汰/切岛锐儿郎

……有点长了,是时候学着控制字数

我永远爱荼毘死柄木弔治崎廻.jpg


荼毘

“荼毘。”

“嗯。”他懒洋洋地抬头扫了你一眼算是应答,随即将目光放回手中的杂志。你知道他虽然面上毫不在意,但他在听,在等待你的未尽之语。

——只是他一贯的无礼风格罢了。

“荼毘。”

“怎么了?”

他把杂志放下,伸手揉了揉你的头:“似乎有点不对劲……你啊,想撒娇吗?”

“荼毘!”

稳当当地,你落在他的怀抱中。虽然荼毘的言行与绅士搭不上边,但是他的情商显然比大多数直男们高了不止一个境界——

“我在啊,乖。”

……安心感与满足感的双重爆炸。


死柄木弔

“死柄木——”

你拖长了音呼唤那个玩掌机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的家伙。

“你有事吗?”

态度超恶劣,这就是所谓的男生在打游戏时痛恨的女朋友干扰吗?

你撇撇嘴,才不在意这些。不如说把他惹毛才是你的兴趣目标。

“喂,死柄木小哥?”

“嗨嗨?”

“啧,吵死了。”死柄木弔一手按在你的头上。

“都说了,叫我弔啊。”

掌机中传来GAME OVER的音效。


治崎廻

“治崎先生。”

“我说过吧,这个名字我已经舍弃掉了。”

“那可真抱歉呢,少主——”

“……你有什么事要报告吗?”

看起来不想和你继续名字、称呼这些无意义的纠缠了。

你猛地往他身上一扑:“廻!”

你的少主看起来对你有些束手无策:“别随便吓人啊,你。”

“还有,洗澡之前别随便碰我。”

“哦。”不懂浪漫的混蛋。


轰焦冻

“焦冻?”

“嗯。”

“焦冻~”

“有什么事吗?”

你:“……轰同学。”

轰焦冻点点头,看向你的目光带上些许认真:“为什么突然改叫同学了?你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吗。”

……这家伙的可调教之处还有很多啊。


绿谷出久

“绿谷同学。”

“是,我在!呐,有什么事情吗?”

“咦,”你眨眨眼,“并没有什么事情哦,只是突然想叫叫绿谷同学而已。 绿谷不那么认真也可以的。”

绿谷看起来有种莫名的吃惊:“是、是这样啊!原来如此这就是恋人之间……”

你看着绿谷骤然陷入他的一人世界碎碎念的样子沉默了一小下,随后开口道:“——也想试试别的叫法呢。”

“啊对了,绿谷亲、小甜谷怎么样……”(提高声音)

绿谷:“……?!不等等虽然不知道那两个称呼意味着什么但是请务必不要那么叫我!”

你做出哇吹说话·思考时的动作:“果然还是出久好一点啊……朴实呢。”

绿谷:“噗——!!!”

致命一击!!


爆豪胜己

“呐呐,我说,胜己你快来看这个!”

“吵死了啊别随便叫我的名字!”

“不叫名字的话叫什么啊!爆炸头吗?噗……”

“可恶,”爆豪胜己被你气的咬牙切齿,“你这样哪有我女朋友的样子啊!”

你笑得更开心,你就是喜欢看爆豪胜己被你气的不行但是又下不了手打你的样子啊。

“喂,够了啊!”

你长吸一口气:“——亲爱的老公达令么么哒!!”

爆豪胜己:“!!!!!!!”

你:“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胜己你那算什么反应啊脸比糖苹果都红哎! 果然处男就是不禁逗。”

“吵死了闭嘴啊!!!!我可还没求婚呢!!!!!”


出水洸汰

“洸汰……?”漆黑的房间内,你用稚嫩的童音呼喊在借住的英雄事务所里,与你年龄相仿的出水洸汰的名字,“呜哇哇哇哇洸汰你在哪我好怕!”

“我在喔,已经没事了,不需要再害怕了。”

“洸汰会保护你的。”

“那,晚安哦洸汰。”

“晚安……放心吧,洸汰在旁边陪着你睡。”

经历过伤痛的孩子最能体会彼此的感受。

因为,都怀有同样恐惧与寻求支持的心情。


切岛锐儿郎

“切岛啊……”

“嗯?我在。”

“切岛。”

“怎么了吗?”切岛锐儿郎的语气带上些许担忧,“叫我的名字,却不说原因……”

你努努嘴道:“笨——蛋,这只是情侣间一种叫名字的游戏而已啦。”

“是、是这样啊……是我多心了,还以为你遇到什么麻烦。”

果然是个从没谈过恋爱的小纯情,不好意思时还会有挠头的动作。

“我们结婚吧,笨蛋锐儿郎。”

“哎?哈、哈啊——?!!”

评论(39)
热度(875)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