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刀剑乱舞]与三日月宗近的ONE DAY

 @彼岸大帅比 给彼岸你的生贺

超级迟了(土下座)真的非常抱歉!!

虽然超级超级超级迟了但还是要再说一遍,生日快乐!!!!!!

内容是,三明x你(虽然因为觉得自己写不好三明还去问你除了三明以外想看啥……结果发现比起鹤球还是三明更好写点,就(但也只是相对好写一点……总之超级ooc,文笔好像喂狗了一样orz我愿切腹谢罪orzzzzz(而且好像没写出彼岸你想看的那种感觉……

(这篇真的多灾多难……发文之前手抖差点删了。惊恐。Lof什么时候能出回收站之类的功能啊

↓正文




对于那位比新月更华美、身着蓝色狩衣的付丧神——刚唤醒他时,你尚且觉得,这是何等高不可攀的神明大人啊。

但是看得久了、在本丸里相处久了,你越发觉得这位享有“天下五剑中最美”、“名物中的名物”美誉的三日月宗近,只是个喜欢霸占本丸走廊捧着热腾腾的茶杯看风景的可爱老爷爷嘛。

虽然外表看起来优雅得有条不紊,但实际上,比起纤尘不染的神仙模样,他更希望自己被主公当作寻常刀剑对待吧?

他一定是如此想的吧。

除了战斗以外的时间,三日月宗近的嘴边永远挂着淡淡的微笑。现在的你还看不懂那笑容的意味——是淡泊世事,还是发自真心享受平和的幸福表达方式呢?

——无论意味为何,这位付丧神都远比你想象得更有烟火气息……


AM7:00

“起床了,该起床了哦三日月。”

在你欲哭无泪地呼唤赖床老爷爷无数遍后,老爷爷依然悠然自得的假装半睡不醒。

“嗯……”睡觉也不脱老人毛衣的刀剑男子三日月宗近翻了个身背对你,“ 请对老年人宽容些吧,姬君。”

但是、但是啊一般来说老年人不正是睡不安稳起得最早的那个嘛~!三日月在你的本丸里也算是最年长的几位之一了,然而就连一期替你分担照顾下的短刀 们都能在早上六点准时起床……为什么这位老爷爷这么能赖床啊!

该说你是太过善良、不忍心强行把一位美丽的老人家从被窝里揪出来好呢,还是说没有作为主公的威严……

后者怎么想都太惨了,虽然是最接近事实的那个。

你试图做出最后的挣扎:“今天三日月还有要出阵的任务啊!这次的活动超难的,本丸里只有你的练度最高了,其他人的话……”

三日月宗近起先还是一动不动,直到听见你可怜巴巴泫然欲泣的声音。

“姬君真不让人省心,老爷爷想偷个懒休息下都不行呢。”

“给姬君一个建议,”三日月裹着被子,微笑着转过来面向你,“这种时候 与其说什么煞风景的‘出阵’、‘任务’,不如姬君要我一起喝茶赏樱更有效噢。”

“有道理,受教了。”

……这个乐于享乐的老爷子。


AM9:00

无论开头有多艰难,就结果而言总算是成功让三日月去了。

度过了一段相当省心的、不用鞭策慵懒近侍工作的时光。

三日月宗近也不是没说过,比起他,近侍这般繁忙的工作本丸里一定有更加专心、勤劳——也就是所谓的“合适人选”。

……这种喜欢明知故问捉弄人的老爷爷最讨厌了。

有个词倒是很适合他。

恃宠而骄。

……噗。

…………

…………………

真的有点寂寞啊。三日月一不在你立马清净了下来。

因为人类是闲不住的抖M生物吗?还是说……打住!不能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你决定先把手头的工作做好。


PM13:00

由于活动开始的缘故,被下发的工作更多了。再加上今日只有你一人,不接受其他人的劝慰,你坚持先把预定的工作额完成再去享用午餐。直到晌午过后,已完成的工作量才让你满意地松口气。

还不算太晚,这样想着的你,拉开公务室的拉门。

……然后就看到坐在过道上食饭团的三日月宗近。

你:“……”

三日月宗近脸上依然挂着和蔼的微笑,给你递了一个饭团:“这是主公的哦。”

你尽量不让自己的脸色太难看,伸手接过饭团在三日月身旁坐下后,你开口问道:“那个、三日月,你早上不是已经……?”

“是说出阵啊。”三日月宗近慢条斯理地咽下一口饭团。

“姬君不必担忧,我啊,只是为了陪姬君吃一顿午饭才特地赶回来的哟。”

……!!

你简直想打死刚刚那个怀疑三日月偷懒没有出阵的自己。

太羞愧了。

三日月侧过脑袋看向你,一瞬间你竟然分不出究竟是明晃晃的阳光更刺眼,还是他新月般明亮的眼睛更加令你不敢直视:“吃呀,姬君。”

你支支吾吾:“嗯……好的。”

“——我开动啦。”

不算明朗的声音传入三日月的耳中。


PM19:00

用过午饭后你的心里乱糟糟一片。

本来就不该瞎想,就算三日月平时是一副乐呵呵的老爷子样,归根究底还是忠于 主人的刀剑啊。

而且专门为了和你一起吃一顿午饭就急匆匆地赶回来,吃完饭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又急匆匆地走掉了。

该怎么说呢……内心的这份愧疚感。

……这样根本做不到认真工作啊。

不过算算时候,你看向拉门外透出的灯光,虽然活动第一天事情比较多,但是也该回来了吧。

这么想着,你起身放下笔,朝外面走去。

天色暗得彻底,本丸的照明灯发出晕黄色的光,食堂那边不时传来打打闹闹的笑声。

总觉得有点寂寞……因为此时此刻只有你一人?

……果然还是因为三日月不在吧。心里想着的人不在,还能听到别人欢笑的声音,真是太讨厌啦。

你加快速度朝大门那跑去。

月光的照耀下,腰间佩刀、一身华美狩衣的付丧神独身站在那里。

你感到有点开心。

“姬君真慢啊。”付丧神自顾自地说着,转头朝你微笑。

那笑容非常飘渺,让你感觉与你对话的三日月并不在此处,却又让你产生一种非常矛盾的、好像被他包容了一切似的感觉。

你停下脚步眨了眨眼睛,道:“怎么只有三日月一个人?”

“哈哈哈,他们先回去了。”

你感到心脏噗通噗通跳起来,继续追问:“那三日月还待在这里等什么呢?”

三日月宗近仍旧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当然是等你呀,姬君。”

“等不到我怎么办?”

“那可就苦恼了……不过,姬君一定会来找我的,不是吗?”

他朝你走过来,像对待小孩子那样牵起你的手。

你抬头,见他新月般漂亮的眸子好像发着光。

“走吧,姬君,我可饿很久了。”

话虽如此,像怕你摔倒似的,三日月脚下步子迈得又稳又慢。

……这完全就是被当作小孩子了嘛。









小剧场:

你:咕噜噜噜——(肚子)

三日月宗近:……

你:……

你:我们走快一点吧,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好噗……好的,姬君

评论
热度(24)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