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MHA]恋爱后随记①

乙女向
男神x你
超想吃以下前五位的乙女粮……可以说是mha里我最喜欢的五个角色了……然而……唉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看小哥哥和小哥哥谈恋爱没有人和小哥哥谈恋爱……
荼毘/死柄木弔/治崎迴/真堂摇/天喰环/轰焦冻/爆豪胜己

/荼毘/
“不想坐车。”
荼毘点点头,随口问道:“你还走得动吗?”
不待你回答,他示意你站到一旁的小高台上,弯腰背对着你。
“上来。”
“你要背我吗?”
你如此问道,脚下没有丝毫要动的意思。
“快点,别磨蹭。”
“……我们还是坐车吧。”
“不用,”荼毘的声音带上点不耐,停顿几秒后他补充道,“我晕车,你还想走就上来。”
“那谢啦。”
他没有回话。

/死柄木弔/
今天的弔也是一点都不想出门。
你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一只发霉的家生菌。
“那是什么眼神啊,”打着游戏的死柄木弔抽空瞪了你一眼,算是对你眼神骚扰的抗议,“真让人不爽。”
你被“不爽”这个词惹火了。
谁家男朋友天天宅家里打游戏女朋友来了就看一眼还说什么不爽啊?
你家。独一无二史无前例创世以来头二位的你和死柄木弔。
就很气,想打爆吊的头,还打不过他,就更气了。
“嘁,你就那么想出去吗?”
“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很无聊吗。”
……出现了,专属于弔的自我中心式可爱。但是,真的很无聊啊。

/治崎迴/
“真的不用我先去洗澡吗……?”
你犹豫不决地询问正在对你上下其手的治崎,现在的状况有点尴尬,洁癖严重的他做出如此反常的行为,你根本无法理解,只好再向他确认一次了。
“不用,你只要配合我。”
细碎的、冰凉的吻落在你的脖颈处,你被弄得痒痒,伸手抚上治崎鲜少露出的面颊与下巴。
“……今晚想要先品尝你。”
这是吃错什么药啦,还是喝多了呢?
你的嘴角止不住上扬,直勾勾与他相视的眼睛也映出喜悦的情绪。
就算治崎从未直白地对你表达过他因洁癖而引起的不适,与他肌肤接触之前你也会主动清洗干净。
……第一次不被他视作“污秽”,不管原因为何,你只想享受这不知能持续多久的安宁。

/真堂摇/
“摇同学果然很狡猾呢。”
你垂下眼睑,尽力不与真堂摇有任何眼神接触。
扮猪吃老虎?先做好人比较容易消除对方的戒备心呢。
“那么说也太过分了,”真堂摇用他那被隐藏起来的恶劣地笑容逼近你,“只是适当的伪装哦?你以前不还抱怨过老师居然会骗人这种事。”
“叫什么来着,啊……‘合理性虚伪’。”
那是不一样的。
“叫什么都好,总之,先放开我。”
真堂摇对你倔强的态度也有点烦恼:“真是,当初答应和我交往,作为雄英生就该有觉悟了吧?”
“你还想天真多久呢,我的耐心可不是很好啊。”

/天喰环/
“不用了,我只要在这里就可以。”
他是这么说的。
“可是……”
很奇怪啊。
你咬紧牙,终于忍无可忍地吼道:“明明我是和环前辈出来约会的,为什么前辈一直面对墙壁坚持离我那么远啊!”
“……”
“和我约会是让前辈丢脸到如此地步的事情吗?!”
“……”
“……不会因为和你约会而感到丢脸的。”
天喰环转过来如同点读机那样一字一顿地正对你说道:“能够跟你约会,我感到无比……幸福。”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又迅速地转过去了。像个陀螺。

/轰焦冻/
“?”
这是你第五次看向轰焦冻了。
轰焦冻不由得摸摸脸颊,确定脸上没有脏东西后,用同样无言且充满深意的眼神看了你。
一秒。
两秒。
三……“噗。”
你忍不住笑出声。
轰焦冻:“?”
你情不自禁哈哈大笑。
轰焦冻:“???”
轰焦冻不再好奇你的注视为何意,此刻他只觉得你非常诡异。

/爆豪胜己/
爆炸头的男生一脸无趣:“那有什么好玩的啊?”
“我最喜欢胜己了。”
“不就是想要娃娃吗?!这种东西我瞬间就能给你夹好几个!”
……
“我最喜欢胜己了。”
“我知道了,摩天轮而已,你想坐的话陪你一会也不是不行。”
……
…………
“我最喜欢胜己了。”
“你还有什么想玩的没玩吗?”
你踮起脚在他脸旁啄了一下。
“胜己做什么我都喜欢。”

评论(15)
热度(273)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