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AOTU]臣服:楔子

cp:雷安

非原作背景

ooc私设如山

_(:3J∠)_把安哥写得那么惨我心真的好痛……总之一切是为了剧情不是对安哥有恶意也不是攻控!!剧情也没有想要侮辱安哥的意思orz(倒不如说凸显了安哥的骑士精神……呜呜对安哥惨到何种地步除了必要的描写以外不想多写了,太难受


“骑士,向我效忠。”

皇子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下跪的骑士、亡国的将领。

年轻的骑士哪怕处于劣势,背依然挺得笔直,不卑不亢的作风与往日无二;战场的风沙与污血模糊他的面颊,却挡不住他眼中坚定不移的光。

“我的忠诚仅为王一人之物。”

骑士的头高昂,无畏与他的敌人对视。视线交汇之际,雷狮发出一声轻笑。

轻轻的、不屑的、仿若是面对无足轻重的。

那是高高在上的掌权者面对无法反抗的蝼蚁的嘲笑,迷人的紫罗兰色与那坚绿如磐石般的双眸相撞,仿佛激起星火无数。。

压制安迷修左右两侧的二人心领神会,右边那人高扯安迷修脖颈上的枷锁,左边的人则趁安迷修重心不稳时狠狠一拳砸向安迷修的肚子。

骑士再一次跌倒在泥土中。

两人配合默契,可见不是第一次如此对待俘虏。

如同欣赏精美的表演,雷狮的嘴角不住上扬,眼中的嘲弄愈发清晰。

那薄情的唇上下张合:“光耀的骑士……也不过如此。”

他俯下身,不嫌脏的揪起骑士如麻绳般失去光泽的棕发,安迷修的头不受控制的抬高,他的眼神终于因为此刻的屈辱变得愤恨。不再坚定中夹藏着柔软,不再像盈满水的绿翡翠般温和,凌乱发丝下的他不再被光所笼罩,只被粘稠又肮脏的愤怒和恨意侵染。

安迷修的双肩不住颤抖,他想用力在雷狮那张令人感到厌恶的脸上打一拳,不,一拳太少了,应该把以前的份也加上。雷狮要偿还的东西实在多得数不胜数,把他们两个的命赔上都不够。而稍一察觉到安迷修带有反抗意味动作的二人立即给了他一击,没有人可以反抗雷狮。

雷狮则对现在的安迷修满意极了。

奇妙的,皇子的心情从未这般轻松、明媚,好似肩上的重负变得轻飘飘,他的心情回到了某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雷狮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温和,他用称得上温柔的口吻向安迷修建议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服从我。”

“至于二……”雷狮像个调皮的大男孩,右手从自己的脖子前划过,“你明白的,亡国之人的代价为何。你比任何人都明白。”

“雷狮……”

安迷修的声音沙哑而低沉,方才多次痛击令他刚刚说出两个字便好像用尽所有力气,剧烈地咳嗽中血丝混杂着唾液不受控制地落到地上。有几滴溅在雷狮鞋边。

雷狮冷眼瞧着,虽然内心清楚安迷修不是轻易就范的人,但他还想看昔日被冠上“光耀的骑士”之名的男人会挣扎至何种地步。

光耀的骑士,这可是至高的荣誉。这称号饱含平民的期许、教会的褒奖,更是王的信任。令人艳羡的同时也沉重不已,安迷修无论何时都在为能不辱这份信赖而磨练技艺。这就是安迷修的骑士道,他誓要守护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因此,安迷修绝对不会屈服。

“你做梦。”

若此刻安迷修手中有剑,他定要精准无比地将其刺入雷狮的心脏。骑士的荣誉不是能够任人玩弄的东西。

出乎安迷修意料的,雷狮并没有被他的话气得暴跳如雷,好像他们碰面的这段时间内雷狮的心情一直很不错:“啧,我怎么忘了,你无论何时都是个白痴。骑士道,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吗?”

“不容任何人玷污。”

雷狮蹲下去,与安迷修平视。

他故意学着安迷修的模样压低声线。

“那我只好……把它一点点碾碎给你看!” 

评论
热度(26)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