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AOTU]如你所愿

cp:安雷

自设刀子五题

ooc爆炸


1.穷途末路

“没想到是由你动手,混蛋骑士道。”

雷狮咧嘴笑了笑,昔日海盗团成员还在时永远是他们位于高处藐视安迷修,此刻地位反转被冷热流指着脖子的他只觉得好笑。

“我一直以为像你这样天真的家伙无法在凹凸大赛里生存。”

“遇见你,算我倒霉了。”

安迷修沉默不语。

半晌,他道:“雷狮,你真的不能加入我们吗?和大家一起离开凹凸大赛,推翻「神」的统治。”

安迷修将冷热流握得更紧了。

“你我一起……活下去。”

前两个字安迷修说得极轻,他在恐惧,他在动摇,他惶恐于雷狮说出预期中的那个答案。

雷狮艰难地朝安迷修竖起中指:“宇宙海盗可没工夫陪你们玩小孩子的友情游戏。”

他闭上双眼,鲜血从额头流过眼皮。

“动手吧,别用你的骑士道恶心我。”

“……来生别做恶人了,恶党。”

“做个女孩,男孩也行,我爱你。”


2.一方葬礼

下葬那天阴雨绵绵。

雷狮站在不引人注目的窗户旁掏出一根烟,安迷修走后再没有人再管他抽不抽烟了。

他想了想,没有点火而是直接把烟叼在嘴里。

司仪说着千篇一律的追悼词,有的人因为思念逝者过往而低低哭泣,好像只有雷狮这个和安迷修最亲密的人没有被现场气氛所动容。

雷狮只觉得心里空落落,又觉得好像被一块巨石压得喘不过气。

他想不通这些徒有其表的仪式有何意义,死者不会复生,不会在他们放声痛哭的时候突然从棺材中坐起来和在场的所有人微笑打招呼。

于是他转身离开。

快到门口时,雷狮停下脚步,突然向尸体走去。

他顶着众人的目光,把兜里一整盒烟如同向逝者献上祭花那般抛了进去,随即不带一丝留恋地走出举行葬礼的堂厅。


3.以恶制恶

“雷狮,你就是个魔鬼。”

安迷修曾如此评价雷狮,那时的雷狮也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如今再得到相同的评价,却做不到像以前那样不放在心上。

雷狮咬牙切齿地揪着安迷修的衬衫领子,后者用阴冷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动手往他脸上打了一拳。

雷狮被这一拳打懵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安迷修?”

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气成这样,以往他和同伴一起欺负别人、安迷修看到后跑出来制止时一直是满口正义言辞,每每都想靠嘴炮解决。雷狮曾嘲笑安迷修是个懦夫,此刻见到安迷修不发一语眼神也变得冷漠,雷狮觉得这实在是荒唐,太荒唐了。

“喂,你……”

他想唤回以前的安迷修。

然而最后的结局也仅仅是两个人打的昏天暗地不可开交,最后双双住进了医院。等雷狮也好了回到学校后,却被告知安迷修转学了。

实在是荒唐。

安迷修丢下那些可能会被他欺负的同学了吗?

雷狮捂住被阳光刺到的双眼。


4.新欢旧爱

雷狮是含着金汤勺出身的名门公子,安迷修则是孤苦伶仃无父无母的孤儿。

两者的差距安迷修从刚认识雷狮时就已清晰的感受到。

雷狮身边从不缺美人,这不仅仅和他家世有关,还有他的容貌和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男性荷尔蒙,以及那压倒性的上位者的自信。

因此雷狮厌倦他们二人之间关系的那天,安迷修早有心理准备。

每当度过甜蜜的一天,他都会虔心祈祷分离的日子来迟一点,再远一点。

安迷修从未有过能和雷狮天长地久的自信,这也是雷狮的烦恼根源。

两个人皆因为承受不住对方带来的压力,而被身边不怀好意者发现挑拨机会的日子似乎不远了。

暴风雨前的平静一直是悄无声息的。

谁都希望秘密被发现的日子永远迟到。


5.七年之痒

安迷修率先拿出离婚协议书。

雷狮愣了下,紧接着笑起来。

“真巧,我也正想着离婚呢。”

没有第三者,也没有来自外界的压力。

并非是厌倦了……也许只是时候到了。

“如你所愿,安迷修。”

如你所愿。

评论
热度(8)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