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刀剑乱舞]桃花息影(上)

cp:主压切

写的是云崽家的审神者,青盏x长谷部

美丽的画画来自云崽 @-YUN- 为这位神仙疯狂打call,喜欢主压切的朋友们请务必关注她,这位大佬画得了画写得了文

上篇发之前把开头看起来很像小学生作文的两句删了_(:3J∠)_下篇一直纠结结局的写法很多天了还没搞定(其实原本是想走双结局的,但是突然有一个想法于是就把两条线结合在一起了(明明琢磨很久写很久结果才一千字

下面正文↓↓↓(希望上面的唠叨没有烦走人



一池一叶息影间,小雏垂落美人莲。

本丸的拉门半遮,光与影好似分界线将那人与桌对面分割开来。

长谷部跪坐在矮桌前,桌上的纸质文件被风吹散。一向守职的近侍难得无心工作,转过头无声地凝视庭院里的审神者。

审神者一头耀眼的白色长发在阳光下越发显得神圣不可近。

其身姿,宛若春日的骄阳也无法拥入怀中的冰雪般,万物无一可撼动。

主上在想什么呢?长谷部的方向只能隐约看到审神者若有所思的侧脸。其所思所念,便不得而知了。

不时有花瓣落到静立不动的审神者发上、袍上,以往连猫儿落在地上的脚步声都能察觉的审神者仍是沉默地盯着池子里的倒影,状似毫无所觉。

“青盏大人。”

长谷部忍不住唤出审神者的名字。

青盏眯眼朝他看去。长谷部没想到一时冲动下竟将主上的姓名脱口而出,他自己也想不通这声呼唤所为何。

“怎么突然想起叫我的名字了?”

被叫的人倒也不恼,只是悠哉游哉地询问自己一向恭敬的近侍。

长谷部支支吾吾嘴巴张合几下,最终也只道:“该工作了,主上。政府的工作人员下午就要来收取报告。”

青盏点点头,行走间随手弹掉衣袍上的粉花。

这人无论喜悦抑或愤怒、这些剧烈的情绪变化发生时,一直是悄无声息、不行于色却又带着令人不容忽视的气势。就连走路时也是如此,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却没有哪个人不会注意到他,长谷部更是无时无刻不密切关注自家主上的佼佼者。

粉花其实很衬主上的蓝色外袍。长谷部看着青盏的动作,打心底涌上一股强烈的可惜之情。但很快,他又觉得这想法过于不敬,强迫自己将其舍弃。

长谷部直愣愣地看着青盏。

青盏未作多想,将拉门完全推开:“太暗了。”

阳光顷刻笼罩原本一半亮一半黯淡的房间。

“伤眼睛,长谷部不觉得……”

他将原来的话咽回去,扯开嘴角随意笑笑:“也对,我差点忘记长谷部是刀剑了。”

一时间,审神者与他的刀相对无言。

待到这对配合默契的主与刀写完报告,青盏正琢磨着出去转转,顺带摘点闻着香的煮茶喝。

长谷部眼看青盏起身要走,磨磨唧唧等青盏要走出房间才鼓起勇气搭话。

“刚刚,主上是在看荷叶吗?”

青盏转过头朝他轻笑:“长谷部怎么也会问秋田他们才问的问题了,现在可才初春,要等到夏季荷叶才开呢。”

“主、主上所言极是!”

垂首阖眼喊出完全不合时宜的敬语,长谷部觉得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完全就是戏剧里面对心上人时不敢多说一句的未出阁少女。

太糟糕了。主上会觉得他很奇怪吧。

这是肯定的,换做寻常人肯定觉得长谷部对主人的忠心真是深不可测。

然而青盏也是个奇怪的人。

所以他轻而易举就看出长谷部的所思所想。

“要跟我一起出去转转吗。”

青盏问得很随意,长谷部却欣喜若狂。

“拜领主命!”

“噗。”

美人真心实意地笑起来可不得了。

在长谷部眼里,他的主人就像坚韧开在寒冬凛月的桃花,虽不合时宜,却又不觉突兀。

那是他作为刀剑诞生于这世上、指引他的光啊。

“这时候就不要用敬语了,随意点才合适。”

“是!”

“呵呵,你可真是……”

……

…………

………………

tbc

评论
热度(23)
  1. -YUN-郁之@有缘晋江见 转载了此文字
    是青盏和hsb的故事上篇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