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刀剑乱舞]粘粘糊糊刀剑男子

*乙女向

*男神x你

 @蓝千滢 对不起蓝崽!!!!!!!………………我的记忆力无敌差了,本来上个月吃东西吃半截才想起上上个月答应的点文没写,结果又过了一个月才想起来发_(:3J∠)_

标题的另一种理解方式大概是,醋意渐浓的刀剑男子

尽全力表现出那种……超级有占有欲_(:3J∠)_的感觉了吧

一直很私心抱抱(。)话说有几家本丸的刀根本是暗堕了吧……ooc得不忍直视(而且好像……跑题了很多

含:加州清光,小狐丸,山姥切国広,一期一振

-加州清光-

漂亮得几近妖美的少年轻轻将头靠在你的脖颈,纤细的双手在你不着一缕的背部游走,指腹摩擦下你清晰地感受到清光尖锐的指甲。

抖动的发丝和温热而粗重的呼吸昭示着他并不如手上表现地游刃有余。

有点痒,你想。

“可以了么,清光。”

话音落下的瞬间,你的颈部传来一阵疼痛。是清光的犬齿在用力咬噬你脆弱的脖颈。

“清光!”

与你斥责的话语互相较量般,清光更加用力了——可没过一会儿他便率先松开嘴。

“对不起呀,主人。”

清光放开你,动作温柔地抚上被他咬红的地方。再靠前一点,就是动脉。

“呐,我说,一定很痛吧,变得那么红了。”

“……痒。”

你的声音沙哑极了,喉咙很干,想喝水。可此时你却顾及不到身体的需求,只是固执地从上方俯视清光。清光也不甘示弱地回瞪你,那双鲜红的、如同宝石般闪烁着奇异色彩的眸子,竟让你感受到某种从尾骨蔓延而上的阴森寒意。

……归根究底,完全就是两个置气的、谁也不肯率先后退一步的小孩子嘛。


-小狐丸-

“让我为主人梳发吧。”

野兽系的刀剑男子弯着红眸,故意压低声线。

明明是请求的姿态,小狐丸却有一种无法拒绝的气势。

你点头应允,虽然对他莫名的强势感到些许不适,却从未想过拒绝。

是从什么时候起,表面上还算恭敬的小狐丸变得不再掩饰他兽性的一面了呢?

你的思绪不由得漂移到某个落灰的角落。

回过神时,你已经被毛绒绒的刀剑男子从后方圈在怀里。

男性荷尔蒙、或者说是公兽的气息将你围绕。有种变成对方所有物的感觉。

“主人对小狐真是无所设防……只是不知对其他人来说,也是如此呢?”

你皱眉,想要从小狐丸的怀里挣脱开来。

“沾到茶叶了,主人的发丝底部。”

你心里一惊,挣脱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甚至忘记使用灵力——

“让我猜猜,是因为怎样‘繁忙的公务’,才会让茶叶纠缠上与近侍独处一上午的主人。”

明知故问的笨狐狸,你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扬起嘴角,做那种事怎么会夸张到头发上都沾到茶叶。


-山姥切国広-

今天一整天山姥切都表现得怪怪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并未引起你的特殊注意,还不是因为这个自以为没用的小笨蛋只要对上你的视线就会面色生晕、支支吾吾说着不知所谓的话。

那样的他,即使有肮脏破旧的被单作为遮挡物,也无法掩盖他在你眼中的光芒。

要是哪天他兴高采烈地给你演唱《恋爱循环》才会令你大惊失色。

直到当天晚上,你在寝室被一个醉醺醺、看不见脸的被单妖怪抱住了。

你感觉小腹那里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啪嗒”一声,硬硬的东西掉在地上,那是被包装得很精美的礼物盒。

同时倒下的还有被单妖怪,总算露出脸的山姥切。

你皱眉深思,过去好几秒才恍然大悟,现在已经是二月份了呢。

……这实在不像山姥切做得出的事,是被谁灌醉后怂恿的吧。而且送巧克力什么的,应该是你这个女孩子该做的事。

……这种因为工作繁忙而忘记情人节却被明恋男子送了巧克力从而产生的挫败感,作为女孩子来讲确确实实的输给那个胆小鬼了。


-一期一振-

“我爱您。”

你的近侍虽然温柔,但是有着奇怪的坚持和固执。

那怕身为恋人,也不肯改掉口头上的敬称。

因此你们二人的关系无论有多亲密,每天早上从他的怀抱中醒来,听他例行公事般的爱语,你仍然无法克制地感到寂寞。

这和你没有告知他,你的真名有关吗?

这样想的话,最先选择不信任的那个人是你。

于是你更加、更加贪婪的吻遍近侍全身上下的肌肤,加倍渴求他的关怀。

——你妄图占有一期一振的全部思想。

一期一振起先是不解的,他也想过探明主人产生巨大变化的缘由。

渐渐的,寻求的真相也不再显得重要。

“我当然爱你,”一期一振对你偏执的质问已经习以为常,他在用他最擅长、也最令你满意的方式回应着,“……(名字)。”


第二篇_(:3J∠)_……谁知道还有没有啦

评论
热度(217)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