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文豪野犬]今天的你也是如此受人爱戴

*文豪野犬乙女向

*ooc傻白甜的ALL你

*流水账

_(:3J∠)_我高估自己了,本来以为能一发完结但是时间不够了(下篇不敢想象什么时候能写完就不给自己定时间了吧……


[国木田先生是想要一个能够陪在你身边的人么…]

你心情复杂的敲下这段话,犹豫许久才发送过去。

那边很快给出了回复。

[我可没有那样的打算,女朋友是四年后才会出现的。]

你猛然感受到心脏剧跳动得好像要从嗓子眼里钻出来似的,握着手机的双手纷纷冒出了虚汗。

不知从何而来的羞耻感如同藤蔓将你缠绕。

你几乎是颤抖着打下这句话。

[那请问,我可以插个队么?]

发出去后你便不敢再盯着手机看了,将其扔到床的另一边后便害羞得躲到被子里。

怎、怎么办啊……

如果被拒绝了的话……

……

对了。

你急忙把手机捡回来。

[太宰先生,请问您现在有空吗!!]


“那么,小姐把我约出来是终于决定要和我殉情了吗?”

坐在咖啡桌对面的太宰眼神亮晶晶的凝视着你,并试图对你进行肢体上的骚扰。

你轻轻咳嗽一声,抽回被他托起的右手:“不是这样的,其实我有一点关于国木田先生的事情想要问问太宰先生。”

“哎,好过分呐小姐,”太宰听到这话瞬间懒洋洋地瘫倒在桌上,“我可是从昨晚接到小姐的消息就激动地一宿没睡了。”

“你看你看!”猛然间太宰又用一只手撑在咖啡桌上以此靠近你,一只手指着他显现些乌黑的下眼眶。

这般近的距离可以使你清晰地感受到太宰温热的呼吸扑在你唇上。

“我看到你的黑眼圈了太宰先生!请您坐回位置上去!!”

……

…………

气氛一度十分沉重。

你咬着嘴唇,红着脸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地搅动着咖啡勺。

太宰则一边用右手撑着脸,面朝柜台的方向,一边用余光偷瞄你。

“其实我啊,看到小姐激动的语气时还以为小姐要约我看月亮,然后来一场浪漫的告白呢。”

“没想到小姐之后又改口,把时间约在今天上午了。”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太宰,你则因为他抱怨似的话语羞愧地低下头,眼睛盯着旁处不敢直视他。

“真是万分抱歉……那时的我太冲动了。”

“小姐不用道歉的哟,说说看吧,你想知道国木田的什么消息呢?无论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感激不……”

“但是有一点,小姐必须要告诉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打听国木田的消息。”

此刻太宰看向你的眼神,好似已经把你藏在心底的小秘密看穿了。

“哎……哎?!”

……

“没想到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小姐的学校可真是奇怪啊。”

“社会实践课居然是调查‘当代男性的择偶标准’……嗯嗯,难怪小姐会如此害羞了。”

你在心里因这份小小的欺瞒对太宰道了歉,继而紧张地看着他。

“拜托了!请告诉我……”

“这话让我说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太宰搔搔脸,“不过小姐愿意亲我一下的话我很乐意把我的择偶标准透露给小姐哦!仅限小姐一人☆”

“太宰先生!”

他摊开双手:“抱歉抱歉,似乎惹小姐不快了。不过由我说的话很不方便是真的啦,具体的还请小姐自己看。”

语毕,太宰变魔术般从桌下拿出一个绿色封皮上印着“理想”字样的笔记本,你一眼认出这本是国木田随身携带的。

怎么会在太宰先生手里……

“喏,就是这一页。”

“怎么会这样……”

看完的你失去了理想,与先前失落的太宰如出一辙地瘫倒在咖啡桌上。

“这根本,办不到啊……”


“事情就是这样。”

你双眼无神地凝视着被你找来诉苦的中岛。

“那、那还真是很可惜啊……以国木田先生的择偶标准来说。”

“不过我觉得小姐已经十分优秀了,不必迎合他人的看法。”

你扁扁嘴:“但那只是敦君的想法吧,说到底国木田先生不喜欢我的话根本起不到作用。”

“是这样的……”中岛低下头,手指纠结地缠在一起。

“所以,现在能够帮助我的只有敦君了!请务必帮助我打探……”

“喂喂,上面的发言我可不赞同了。”

推开侦探社办公室门的,是一位你从来没有见过,穿衣打扮得如同侦探漫画中的主角。

“‘能够帮助的人只有敦君’?对名侦探来说这话太刺耳了。”

tbc

评论(2)
热度(102)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