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之@有缘晋江见

最近跑去晋江写长篇了。
缘见。
(晋江里有人先我一步注册了“郁之”作为笔名_(:з」∠)_声明一下我会重新取名字)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头像and顶部封面by云崽
杂食第一。
乙女和耽美都产,没天雷,热爱逆cp。
注意避雷。
是个写手,画技磨练中。最近在不务正业做游戏。
以上,谢谢宇宙第一可爱的你愿意关注不成熟的我。

[梦间集]入梦①

梦间集乙女向

新文风尝试&写短篇前的试水……个人角色故事看的超级不过瘾啊啊

可能不是那么像段子……emmmmm

屠龙那段写那么长我也很绝望_(:3J∠)_

十分ooc

含:屠龙刀,倚天剑,绿竹棒,银缕拂尘,君子剑,金铃索,灵狐


屠龙刀

你怎就那么弱?

屠龙见到你学着他的样子大口喝酒却不慎被呛到的姿态,故而边帮你拍背边哈哈大笑。

若是连口酒都喝不好,你还如何成为强者。

篝火映出的光点跳越在屠龙面上,令他的表情看上去时明时暗,罕见的令人捉摸不透。

你心中羞愧难当。

一是在心上人面前出了糗,二便是辜负了这人的期望。

屠龙应是对你有期望的吧。

否则也不会指导你练武,只可惜你努力许久,仍是拿不出得以见人的成果。

太丢人了。你这样想着,昔日之事涌上心头,忍不住捂住自己的面颊呜咽出声。

他凑近了些。

怎么,这就不好意思了?

哈!小女儿家家。

屠龙一把将扭过头不去看他的你抓进怀里,另一只手狠狠在你头上揉了几把。

你要经历的还多着呢。


倚天剑

道可道也,你不必刻意追寻与我相同的道,巅峰之道未必是最适合你的。

你沉默着不说话。

你不是不明白其中道理,只是你想和倚天处在同样的高度。

倚天瞧着你不甘心的模样欲言又止,隔好久才摇头轻叹道,我也并非无法理解你的想法,只是对现在的你来说,太早了。

他朝你伸出手,一起回去吧,我相信以你的资质,走上真正适合你的道后,定有所成。


绿竹棒

你饿不饿呀?

不饿。你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可是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叫花鸡、醋溜鱼、香煎鱼糕还有炖肘子……

门外那人不依不饶地报上菜名,馋的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说了不要就是不要!你恶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都说了我要减肥,绿竹你继续做你的大鱼大肉也就算了,但是故意来馋我,你究竟是何居心!

我不是怕你饿坏嘛,再说了,你一点都不胖,肉乎乎的摸起来可舒服了。

真的?

真的。快开门吧,为了等你吃,我可饿的肚子咕咕叫了。


银缕拂尘

你道心不稳。

那人冷眼瞧着你,明是炎夏酷暑,却无端被他瞧出一身凉。

你心有不忿,张嘴便回击他你才道心不稳,如今还会被这红尘俗世影响,反正我就是想吃糖葫芦,你嫌叫卖声吵那别跟过来啊。

拂尘转身欲走却又停下,罢,你既如此喜欢,今日便破例陪你一会。 


君子剑

看你步履蹒跚的样子,你是不是又和姐姐一起出去喝酒了?

虽然君子剑立马跑过来扶着你,但是听着他的姐姐长姐姐短,你的心里依然产生一丝烦躁。

放心啦,我可没教坏淑女剑……好歹现在醉醺醺的人是你,可对于君子剑来说,似乎无论何时最在意的人都是姐姐。

不是和姐姐?那你和谁出去喝酒了。

君子剑好像有一点生气。

和你无关吧。看到君子剑不爽的样子,你也有了些许不耐烦。

反正你最在意的人是姐姐,关心我作甚。

你这又说的什么话?我何时说过最在意的人是姐姐了。

那人除姐姐外还能是谁?

……自然是你啊。君子剑小声憋了许久才小声嘟囔道,也不知你是否听清楚了。


金铃索

金玲玲,你怎么那么安静。

你支着下巴好奇地打量他,大家谈天你不来、喝酒不来,就连赏花也不来,你到底喜欢做些什么呢。

说过不要叫我金玲玲,金玲玲皱起眉,我自然有我喜欢的,和你们不同罢了。

你不禁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那好吧,金玲玲,不过今晚酒会上的酒可都是绝情谷中淑女剑姐姐亲自酿的好酒,平日里可是轻易见不到的。

还有谷中珍奇果子酿出的汁液,味道清甜,还醉不了人,哼哼,看金玲玲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不善酒力,我可是为了你特意拜托姐姐准备的,你若不来就太可惜了。

金玲玲果然被你说动了,看着他那副被邀请后明明很开心却还要努力克制的样子,你不由感叹单纯的孩子就是好忽悠。


灵狐

你尝尝你做的点心,用甜果子当馅料却还撒上盐,我真是替被你浪费掉的食材而悲哀啊。

小狐狸歪头轻哼一声,明明是你俯视他,却没来由得让人觉得你才是被俯视的那一位。

话虽如此,他依旧把手中剩下的半块吃掉了。

你心中起疑,这点心当真被你做的如此惨绝人寰?

你不信非要亲自尝一尝,入口果真一股难以形容的古怪味道。

抬头一看发现灵狐仍然慢条斯理地吃着,他斜睨你一眼道,味道怪是怪了些,但也是你精心准备的……唉,我若是被这点心毒死了,你可万不要毒害其他生灵了啊。

评论(5)
热度(110)

© 郁之@有缘晋江见 | Powered by LOFTER